常见问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常见问题
批得快,用不起!如何应对新药加速批准的支付危机?
发布时间:2017-6-7 18:37:46      点击次数:729

一些新药的临床开发,比如抗肿瘤药或抗HIV药,企业往往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才能到达临床终点。为满足临床用药需求,FDA在1992年推出了“加速批准”通道,主要针对严重的危及生命的疾病,可基于合理的能够预测临床效益的“替代终点”(实验室测量指标、物理特征等)来加速批准(accelerated approval)某个新药上市。
部分加速批准的新药及定价
      医疗补助(Medicaid)有一个法定的要求,对于未到65岁退休年龄的广大贫困人口,几乎覆盖所有FDA批准的药物。医疗补助项目可以提起事先授权需求,以确保处方药是临床必需的,但是限制某些已批准药物应用是困难的。一些医疗补助项目试图限制昂贵的直接抗病毒类丙肝药物用于高危风险病人,但却被起诉涉嫌不适当的事先授权。
      医疗保险(Medicare)要求覆盖“合理和必要”的药物,Medicare主要包括4部分,Part A支付住院费用或出院后专业护理所需费用,Part B支付医师服务费及大部份Part A不承保的医疗费和医疗用品,Part C为差额保险,PartD为处方药物计划。补贴特定处方药品的Part D在决定哪些药物入选处方集时具有一定的灵活性,其中主要的是6种“protected classes”药物,该计划几乎涵盖所有FDA批准的药物,肿瘤药物属于“protected classes”中的一种,而肿瘤药物又是加速批准的主力军。
      因此,当药物的年均花费较高的时候,私人保险可能会以“花费昂贵、临床有效性未获证实”为由而拒绝支付某些加速批准的新药,违背了“加速批准”制度让患者尽早获得潜在重要治疗手段的的初衷。这样以来,美国国家医保资金就会被迫支付这些药物。对于国家医疗保险来说,加速批准不仅是新产品进入市场的途径,更是承担了为未经证实的疗法支付高昂治疗成本的风险。
对于这些挑战,Walid F. Gellad和 Aaron S. Kesselheim两位科学家近日发文提出了一些政策性建议,主要包括以下3个方面:
1、在验证性临床完成之前,制药企业需要为加速批准的药品提供额外的价格优惠。获得加速批准的药物自有其临床价值,但纳税人支付的价格应是根据现有临床数据制定。不过这种强制的折扣可能会导致标价更高的问题。因此政府应该只报销该药的生产成本以及经双方协商的固定利润直至其验证性临床完成,这样一方面可以惠及患者,另外一方面可激励企业尽快完成临床试验
2、FDA需要进行更多的工作,以确保药物在接受加速批准后及时进行验证性临床,让新药的临床效果不确定期尽可能缩短。
3、所有通过加速批准上市的,年花费超过10万美元/年(或者其他经过协商认同的门槛)的药物,在加速批准上市1~2年内应进行药物经济学分析。分析可以由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经济学家或者政府审计局进行。如果一个药物的高昂定价对国家医保资金的稳定造成了威胁,那么这个新药加速批准的价值就会丧失。
      两位科学家认为,在国家医保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加速批准的昂贵药物会导致其他已得到临床证据支持的可用药品资源减少,因此必须对加速批准程序进行优化,以确保其继续造福社会。



您感兴趣的新闻
上一条:完善国内医药创新市场体系是原料药转型的前提
下一条:原料药升级转型是医药产业竞争的必然结果